Category Archive: 中文

英國唐人街歷史

這是一篇替學校雜誌寫的文章,因為想欺騙流量的關係(笑),現在把它翻過來發表。 雖然耶穌會士沈福宗早在1682年便成為首個踏足英國的華人,但是華人的集落要到十九世紀初才在英國出現。在鴉片戰爭戰敗後,清朝被迫開放港口通商,不少船公司因而開展了英國與清朝的商船航線,例如行駛上海、香港和利物浦之間的「藍煙通」線 (Blue Funnel Line)。最早期的英國華人都是這些商船上的水手。為了讓放假的船員們有家可歸,船公司在船塢附近興建宿舍供他們局住。因此,利物浦便是全英以至全歐洲第一個華人社區的所在地。 部分水手在轉行後繼續居於港口一帶,所以早期的聚居點中,不論是利物浦的克里夫蘭廣場 (Cleveland Square)還是倫敦的Limehouse區都在港邊。第一間中餐館在利物浦的皮特街開幕後,服務這些水手的餐廳和店舖便像雨後春筍般湧現在華人住宅區中,這就是中國城的前身了。由於水手們勤快,不酗酒並照顧他們的家庭福利,這些華人頗受本地女子歡迎,一部分水手們還跟她們結婚和生育亞歐混血的下一代。不過,很多當地華人生活貧困,而華埠也成為了鴉片煙館和貧民窟的代名詞。到了二戰時期,在倫敦和利物浦已有為數約二萬的僑民。 由於華埠附近港口,它們大多都在納綷德國對英國的轟炸中遭受嚴重的破壞,很多人無家可歸。一些人搬到曼徹斯特和紐卡素,那裏的中餐館分別於1948和1949年開業。而留在利物浦的華人則向內陸發展,搬到目前唐人街的所在地﹣大教堂西面。受到在遠東歸來的士兵影響,東方的食品變得更時尚,可是,目前最著名,位於李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的倫敦唐人街要到70年代才略見雛形。 由那時開始,中餐業發展蓬勃,到了今天中餐外賣以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更多的華人移民﹣多數來自香港﹣使中國文化更為英人熟悉。其他的店鋪也陸續出現,例如中醫館、超市,已及法律和金融業等的服務。上述四個英國城市,和伯明翰的唐人街在80年代被政府以興建拱門的方式正式承認。 那些中式的巨型拱門標誌着這些華坪的存在,其中利物浦的拱門是中國以外最大的多拱拱門。 到了現在,英國的華埠不再是住宅區。很多華人不再住在唐人街內,或是搬到城市的其他區域,或是搬到了其他城市,例如格拉斯哥和列斯等。華埠則搖身一變成為了展示中國文化習俗的遊客和商業中心。

別有洞天 布里克斯頓 Brixton Market

  今天如常到Brixton採購日用品。跟平時一樣到超市,卻看到超市後面的市集人來人往,好不熱鬧。想起這裏就是早聞其名卻未見其影的Brixton Market。還記得很久以前便有人跟我說那裏是個值得一逛的好地方,卻從來沒有進去。既然今天有空,便決定去走一走。結論是:原來我一直錯過了這個近在咫尺的美食區。

夏天一樣的十月

英國人很喜歡談天氣。一般來說,都是在抱怨自家的太陽太少。所以,他們對到地中海把自己曬到紅紅的的旅行比香港人去日本台灣泰國更熱衷。然而,剛過去的週未,居然聽到他們抱怨天氣太熱。原因無他,便是因為反常的天氣。這幾天氣溫都貼近三十度,與平時英國的十月陰寒漸雨的天氣大相逕庭。實在很難相信氣候暖化不存在。 在這個突如其來,像夏天一樣的十月初,大家都很不習慣。有些樹木以為已入春,居然開起了花。 看到這樣的太陽,雖然心裡還是高興的,但在隔熱設備良好像溫室一樣的課室上課的確是件苦差。據聞今年夏天的天氣倒像平時的十一二月,不少人都說,為什麼天氣總不在應該來的時間出現。 這個週未的我卻突然有了一份翻譯的工作。某對新人結婚,新娘之母來英國觀禮,需要普通話翻譯云云。老實說得到這樣的工作我是有點緊張,畢竟我的普通話水平的確很普通,基本上只能譯個大概。於是我無故的參加了這個婚禮,坐在新娘之母旁嘗試跟她重覆「天父的恩典」之類,看着不太明白發生何事的她留下一滴滴欣慰的眼淚。 在此祝新人永遠幸福。

桃取漁港看不到日落

上一篇文章說到在墾丁看不到的日落,那時提到在日本那看不到的日落。本來沒有把那次去日本的事情寫下來的打算,一來近來時間好像一直不夠用,二來好像沒有一定要寫的動機。 我改變主意了。畢竟記下自己喜歡的,還是我喜歡的事情。今次要介紹的,是一個不要說香港人,就連日本人也應該不知道在那裡的地方。那裡叫桃取。 在三重縣的海邊。一個不是景區的小島。特地走去看日落。   在三重遊覽,因為有車代步的關係,要看的東西都很有效率。於是,在鳥羽短暫停留以後,甚至想不到可以那裡消磨吃晚飯前的一兩個小時。剛好在渡輪碼頭附近,便打算是那裡研究一下有沒有值得去的地方。不知為何8月的鳥羽靜悄悄的,跟我想像中人來人往的遊客區感覺截然不同。

墾丁,原來,美麗就是這個意思

近來真是忙得透頂,好像連一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要做的東西卻仍然放滿桌子。十月還沒到已是這樣,想來未來幾個月必定恐佈。趁着還未被壓死以前趕快把台灣的遊記寫完,以免爛尾。寫(嚴格來說是打)東西已經變成我很享受的,一面寫一面會心微笑的事情,也是目前聊以自娛的一個方法。 以景點論,這系列倒敘的遊記,只剩下一個地方的片段和照片,在催促我將它們變成文字。而這個美不勝收的地方,自然便是台灣南端,我們行程的第一個目的地﹣墾丁。原來,藍天白雲就是這個意思。

當倫敦塔橋打開的時候

之前的週末,是宿舍旅行的日子,就是讓了新生們感受一下倫敦的氛圍,和到各處必遊景點一覽的日子。上一年去的是倫敦眼:這個巨型的摩天輪說真的十分無聊。雖說位處市中心最高點,擁有一望無際的城市景色,但實際在最高點的時間只有那數分鐘,其餘的時間都是坐在車廂中發呆。 今年的活動分別不大,也是看風景的旅程。只是不再在摩天輪上,而是在河中間,去遊船河。想不到在英國多年還會去做這種遊客的活動,更想不到在英國多年原來從沒有做過這種遊客的活動。因為幾個地標大都去過,所以旅程本身無什特別,我也只是自顧自的在拍照。   (這張夠經典了吧) 除了一樣: 就是看到打開的倫敦塔橋。

變成當地人遊高雄

還是台灣遊記,繼續也是倒敘。距離再上一次去台北,雖然已經很久,但總算去過。對九份和故宮等還略有印象。不過南部卻是從來沒有踏足過的國度。再加上沒多做資料搜集,對南部的認識幾乎停留在海角七號的片段。也就是說,唯一的印象也在墾丁,對於高雄還真是什麼也不知道,連有什麼好去處也不,就出發。   在高雄度過了非常愉快的兩天後(當然,還有再之前在墾丁的日子,容後再述。),我才帶着有點不捨的心情北上。我確實是被南部朋友們的熱情和好客感動到了,這在城市實在不多見。幸虧有滔哥以及幾位朋友(我不清楚名字能否公開-_-)在,使在高雄的行程由平平無奇變成多姿多彩,也使我很有當地人的感覺。因為,其中一大堆的行為都超出我對一般遊客行為的認知...

淡水老街 淡水海邊

繼續倒敘台灣遊記。 台北應是香港人最熱門的旅行地點。事實上,在本次行程中,沒有到過聽不見廣東話的景點。然而,自己上一次去台灣,好像已是咸豐年間的事情。 這次去了台灣接近一個星期,每一天的行程都是塞得滿滿的。在台北的四天三夜,除了往機場的一天,每一天都是朝8晚12那樣,去尾班捷運回酒店那樣的繁忙。 不過,總有悠閒一點的時候。就像去淡水海邊的時候。   坐捷連到淡水,列車的最後一站。在車上已能感感到「天公造美」,即使捷運上強勁的冷氣也阻止不了汗一直流。因為之前在故宮博物院裏看得太高興了,以致忘了吃午飯,那刻還真有「飢暑交迫」的感覺。由步出車站到百葉溫洲餛飩店之間,那十分鐘的路程就像走了老半天,頭腦也是不清醒的。明顯我是需要準時吃飯的人。 名為餛飩店,招牌菜當然就是餛飩,可是這店還有一個叫周杰倫套餐的名堂:那是以周杰倫中學時代必點的下午茶,以溫州餛飩加上烤雞腿搭配而成。兩樣加起來也要一百多新台幣,周杰 倫的零用錢看來不少 XD   上菜後,才發玩除了零用外,他的食量也不少。烤雞腿事實上沒什麼特別,完全就是小時候放學衝去買的那些那樣,一面吃,一面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至於主菜餛飩,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每一口都有紮實的肉餡,是值得推薦的。現在還很回味呢。   重新充電後,便開始的淡水老術逛來逛去,發掘小店的時光。那些台灣到處也有的手信店,淡水著名的阿給和鐵蛋,還有那杯很高檔的咖啡。回到車站外的廣場,有一個像海濱公園的地方,前面便是港口和海洋。拿着一杯蔗汁,聽着淡水海邊,坐在長椅上,看前面穿梭而過的人流。可惜時間有限,很快便又是坐捷運回台北的時間。   下期:台北的食玩不多說,直接跳到高雄扮個高雄人!

九份 不再悲情?

九份,印象中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和之前去的菁桐一樣,九份也是因礦業而生,因礦業而死的小鎮。和菁桐不同的是,救回九份的是一部電影。而那部電影,說的卻偏偏是人在那裡悲慘的生活。也給我一個九份很寧靜的錯覺。 實際上,九份是台灣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人怎不會多?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天氣晴。 想不到,這已經是在這間學校的最後一年。從很多年前第一次踏進這個校園到現在的六個寒暑真的是轉眼便過。回到了同一個房間,那四面牆還是一樣的熟悉。 經過了這個很高興的暑假,又回來了。光是想像便知道這一年將比以往都要辛苦。感覺就是真的要好好用功了。 不要留下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