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od

冬天吃碗暖心的麵

延續本系列的傳統,還是繼續談食的。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下,還要遇上上回說過不甚開胃的食物,實在慘淡。這時候,一碗熱騰騰的湯麵絕對是福音一般的存在。在今晚再弄一碗以前,先來望梅止渴一下吧! 即食麵和杯麵等的糧食,也可說是留學生們一定常見的東西吧。在假期接近尾聲的時候,機場一群又一群的留學生人流總是一袋二袋的,拿著的大多也是麵食,可見其重要性。我有幸居住在倫敦這一個多元的大城市裡,擁有其中一個最大的亞裔社區,要買到這樣的東西實在要比那些居於十里無人的鄉郊地帶的朋友來得容易。所以,有時如果存貨沒了,便會到唐人街中式超市去買。價錢方面則視乎款式而定:一包出前一丁麵約需60便士(約7港元),不算便宜。不過,一整箱30個一起買的話則只需約9英鎊,除開一個約3.6港元,就變成更合理的選擇了。(宜先格價)。只是,我一直想不通,為何不同口味的丁麵單買時價格一樣,但一整箱買的時候卻有所不同? 買了回家以後的下一步當然是煮。煮個麵的難度當然不高,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水平。不過,當住在一個(理論上)不准明火煮食的宿舍裡時,問題自然而然隨之而來。各人解決的辦法各出奇謀,但因我為喜歡吃硬一點的麵條,有時會用上最傳統最白痴的方法:焗。對,就像小時候搭船上長洲旅行時吃了那種。以下的製作方法比「麥太教煮餸」更簡單,如果閣下是連開火也不會的話可供參考。 首先把水燒開。再把水倒進放了麵的碗裡。用碟蓋着若干分鐘。完成。 當然,弄一個麵的學問可以難得誇張。有人偏愛在焗水後再放進微波爐叮上兩三分鐘,說麵條會更幼滑;有人會拿麵條過一兩次冷河以後再用微波爐加熱(我立時想到了「冰火兩重天」這詞),說麵條會更有口應。對此,還真的是各家有各家的處「麵」方式呢。  為了避免天天都吃同一個款式的麵, 宿舍間總會有個不成文又沒跡可尋的換麵制度,以供我們這些一箱箱買的人也可以轉轉口味。我算是個辛辣麵的支持者(雖然我不太吃得辣),之前便用了箱中的「北海道麵豉味」換了一個回來,之後又是大快朵頤的時間。 可是,有時候只吃麵的話,感覺會很「寡」,沒有其他菜式總是有點怪。對此當然也有不同的對策:特別介紹不用上明火也能弄出餐蛋麵的方法! 午餐肉:需要用到飛碟機。其實,飛碟機說穿了就是塊電熱板而已,用來燒午餐肉,還可以先下牛油預熱,扮成法國大餐一樣。只是外國同學們好像都不喜歡從午餐肉飄來的香氣(他們不是有SPAM的嗎),只好說他們錯過了... 蛋:這個比較麻煩,但我擁有最後殺着,就是一個在日本用品店買的「微波爐煎蛋器」,如下圖。只需將蛋打進那兩個橢圓內,再用微波爐叮兩分鐘(生熟蛋黃加減約30秒),香噴噴的煎蛋便會出現了! 好了,其實即食麵真的那麼好吃嗎?我的答案是不,裡面味精的數量會讓人不想多吃。有時,光光想想不停吃它們有多麼不健康也非常嚇人。不過,為什麼還是會繼續吃呢?除了為了醫肚以外,也許就像的我在介紹杯麵博物館的文章中所說,包裝中的中文字,令本來平平無奇的麵升華成精神食糧:毒品一樣用來麻醉自己,忘記想忘記的,握緊所有了點點回味。 上週留學指南:化神奇為腐朽 學校的晚餐

化神奇為腐朽 學校的晚餐

上一篇文章說過,Chinese Takeaway是我們留學生的恩物。其實,經常要叫外食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學校的晚餐有時實在能用上恐佈來形容。 我的學校宿生的人數將有百多人,約佔全校的10﹪,而我們的每一餐都是在學校的飯堂裡面吃的。事實上,早餐的水平一向不錯,而午餐則因為有更多學生吃,所以水準也很高。因此,為何晚餐的水準如斯「穩定」地差,一直都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難題。  還記得初初來的時候,看到學校的晚飯還算上是多元化,有兩個主菜(一個是素食選擇),有湯、沙律和甜品任君選擇,便想食物應會很好吃吧。可是每人房間中的不是堆積如山的即食麵,便是餅乾等乾糧。不過,大約兩週後,我便發現這些食物的用途了...到了現在,只要看到某幾樣東西,便知道是「地雷」而避之則吉了。要數學校難吃的食物實是多如天上繁星,下面唯有列出幾個特別「與別不同」的例子,以博取大家一兩滴憐憫的眼淚。 先來說說我現在見到也怕怕的雞胸肉。不知是把學生們當成奧運運動員還是為了確保我們不會接觸到禽流感病毒,每次遇見的雞總是煮至十幾成熟,弄到裡面完全沒有水份,也沒有味道,卻非常難咬開,實在是一級難頂的產物。有時候,甚至連漢堡扒也會出現類似的晴況,令連漢堡飽也變得難吃(除了味覺上的難吃,還是很難吞的難吃),只能用「化神奇為腐朽」來形容... 事實上,煮得太熟可說是一個常見的問題。不論是薯仔煮到像是煲過湯一樣,還是「入口即溶」的西蘭花也是常見的問題,只是那些東西尚能容易地吃掉,我就不多投訴了。因此,我經常跟朋友打趣說:要減肥?來英國吧!包減6磅12吋! 另外,甜品也不一定「安全」。當然,像是雪榚等買回來的東西,自然有其下限。不過,我曾經遇上過一款吃不到的蛋榚,姑且稱它為「石頭蛋榚」吧。那次某位朋友拿了一個回來,正欲大快朵頤的時候,才發現它堅硬無比,根本切不開。在試了好幾遍也是徒勞無功以後只好作罷。後來當值的老師走過,看見那塊蛋糕原封不動的待在餐盤裡,便厲聲斥責我們浪費食物(下刪一萬字)。我們只好告訴不相信的他,蛋榚根本切不開。為了證明我們的「浪費」,他親身上陣嘗試。但後來直到連用刀子鑿下去,鑿到碟子也出現裂縫,蛋榚還是一般堅硬,最後只好丟進垃圾筒。 可是飯堂好像還是沒學乖一樣,不時創作新的「驚嚇」食物。例如每年大約這個時候總會有的農曆新年聚餐。從以下幾件事便會了解那一餐的水平。 大家(特別是中國人香港人)總是會無所不用其極的避開這一餐。 某日,廚房某人忽然來問正在排隊拿食物的我們:「你們平常煮中餐的時候下多少牛油?」 某年我們決定進廚房幫忙煮這一餐,弄紅豆沙的時候,聽到要下橙皮的廚師們用了好幾升的橙汁代替。 相信情況已經很清楚吧。有時候,吃着那些實在不知道是什麼的中餐,心裡面只會有一句話:你為什麼不好好煮西蘭花和薯仔算了?然後再想起那「入口即溶」的西蘭花。 不過老實說,也許是我們年年投訴的成效,或是連老師們也受不了學校的食物,近年學校的餐飯水平確有明顯改善:以上的工件事件不再發生,而新年聚餐也因我們的參與變成一餐不錯的,能邀請其他同學來吃的飯局。縱然以上的恐佈事件還會偶而出現,但既然我們不像在東非挨餓的人還有東西吃,就不應該抱怨太多了。只是,聽聞某幾間學校的食物非常好的時候,總是不期然地想為什麼不是我們... 上週留學指南:留學生恩物 Chinese Takeaway

留學生恩物 Chinese Takeaway

新一年說過要多寫關於留學生生活的文章,為本博立個主題云云。第一篇文章便先講講我們的恩物之一:中式外賣。 雖然我對宿舍飯堂的低水準早以習慣,但每過一會總也想吃點其他東西。英國的食物早已其單調程度聞名天下,因此很多英人常吃的的食品也不是英國的出品,而解決方法便是齊集各地菜式的Takeaway店,反正它們就跟便利店一樣絕對是「梗有一間喺左近」般普遍。由於價格較相宜,而且略有家鄉風味,中餐店便時常成為我的選擇。 Takeaway店某程度上等於我們的茶餐廳,是個平民化的用餐地點。它們通常都只售賣一類型的食品,最多是另有薯條而已,不及茶餐廳多元化。 雖然如此,它們的菜單還是要用上好幾張紙來寫完。可能是照顧不同信仰的關係,菜單上的每種食品都可以自由組合:意思就是說,先選擇菜式(例如是永遠人氣的豉椒,或是咖哩汁),再選擇肉類或是蔬菜,最後再選配飯或炒麵。因此,有時會出現一些令人感到怪怪的組合,例如是宮保牛、咕嚕魚等。有時候,還會有一些在國外享負盛名的「中餐」,但在香港卻不常吃到的東西:例如香酥鴨,明明是四川菜,卻被當成是窮人版的北京填鴨,把鴨皮換成鴨肉而已。 無論組合是什麼,我們一般都會叫Lunch Box。雖然名叫Lunch Box,但什麼時候也可叫。除了上述的飯盒外,通常連同飲品和蝦片等,價格約4英鎊,實在比較划算。 不過Takeaway店不設堂食,要吃它們的食物就只有打電話或是親身上門兩個方法。由於送貨有價格下限,(我的那一間是8英鎊)在叫之前先要找夠幾人一起下單, 經常也是麻煩的開端(笑)。懶惰到極點的眾人時常把打電話或是收錢等其實不難的事情推來推去,結果弄了半天也沒叫成。 一般來說,叫外賣的第一件事是說出住址。但由於我們宿舍已是熟客的關係(甚至可能是最大顧客),只要說出宿舍的名字,Takeaway東主便知道是我們了。以前有位師兄,叫餐的時候總是花上許久,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每次叫餐前都要先要花上十分鐘,跟東主的女兒電話談情,順便試試拿點折扣。 Takeaway店距離近,通常不到一會便會送到,之後又是大快朵頤的時間。食物的質素當然比不上香港如果大家來英遊玩又有點思鄉,或是囊中羞澀,中式外賣是個不錯的選擇。至於(準)留學生們,相信對此已經很習慣吧!

平民店中的美味﹣Franco Manca

倫敦既然自稱世界都會,各地的美食當然比比皆是,與學校提供的食物形成巨大的對比(笑)。只是連外出吃個快餐的花費都不少,更何況是雜誌食評介紹的餐廳。上一次去Brixton Market的時候提過那裏有一間客似雲來,到下午三點都還有人排隊的的意大利餐廳 Franco Manca。在做過資料搜集後發現原來是當地的名店,在某個平日下午走過那邊找吃,剛好有一個空座,想也不想便坐進去。

日本四人行記﹣杯麵博物館

  杯麵,又或者算是即食麵,絕對是留學生頭幾年的褔音。不論在那處,學校的膳食幾乎都是不好吃的,(這不是英美食物本身不好的問題,而是學校的問題,同理香港的飯盒...) 杯麵便會成為日常主食。如果吃的是合味道,公仔等包裝滿怖中文字的話,則更會升華成精神食糧:毒品一樣用來麻醉自己,忘記明天(月,年)飯堂的食物。你會覺得,這是日本人最偉大的發明。

日本四人行記﹣傳說的神戶牛?

更正啟示 經正哥強烈抗議和提出嚴正交涉後,本人為敝博文《日本四人行記﹣腳下的海洋》中最後一行作出更正:正哥並沒有「感動到流淚」,應為「感動到想流淚」,敬希垂注。 本人再次為是次錯誤所帶來的不便謹此致歉。 LOL 既然行程裏有神戶這一站,不去試試聞名天下(連高比拜仁都是以它命名)的神戶牛,實在對不起我們這群食肉獸。幾經搜索,發現晚餐可謂天價,反而午飯時間有一些特價餐,就像這個ステーキラードつるうし間,午市有「低至」1980日圓的套餐供應(沒有找到標明是神戶牛的更平價)。     離開大橋的時間比原定要遲,結果十二時許才回到三宮站。再從那裡趕去ステーキラードつるうし間(Steak Line つる牛間?)。餐廳的位置不太好找,在火車站附近某座有好幾間Host Bar的大廈內。如果在晚上不好獨自走進的類型。直到爬樓梯到盡頭,看見其他在等位的食客,才感覺安全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