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Sports

世界盃總結:出人意表的過程,意料之內的結局

2014世界盃,由德國於加時擊敗阿根廷,事隔24年再次奪冠而完滿結束。 從某些角度看,本屆世界盃的結果很大路:由淘汰賽開始,所有理論上更強的隊伍,都贏得了每一組對決。最後晉身決賽的德國和阿根廷,都能算是奪冠熱門,而這兩隊間的決賽還是世界盃歷史上最常出現的組合。理論上更強的德國隊在成功奪冠。 不過,除了比賽的勝利者以外,本屆世界盃再沒有任何「正常」的事件:比賽的過程以至各隊的足球哲學,都和印象中應發生的相差太遠。

World Cup Final Preview: Who Can Achieve the Predictable

The World Cup Final matchup is, for the third time in history, Germany v. Argentina. With a very ‘predictable’ knockout stages (where the better team on paper won every match), it is fitting… Continue reading

溫網vs世界盃

TO watch or NOT to watch? 每年到了六月下旬,當然又是溫布頓網球公開賽舉行的日子。不論你平常看不看網球,這幾個星期的指定動作,就是坐在電視機前看比賽。 然而本年還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即使英格蘭自1966年以來就沒有奪冠過,在這個為足球而瘋狂的國度,電視還是會一場不漏的直播。 到底那項更值得看? 和朋友們合租房子,在比賽開始前便要決定,到底要看那一樣。一般來說,最難決定的,當然是「主場」的隊伍:若果梅利和英格蘭國家隊的比賽撞期,那我們大概要先在家打場世界大戰,才能夠決出「勝利」的運動。 幸而朋友們之間並沒有網球的狂熱分子,或比我對足球更熱衷的人,我大多可以自由決定,什麼時候收看什麼的比賽。 雖然大家對英格蘭的表現早已無甚期望,但想不到他們還能給我們一個「驚喜」:即使以英格蘭的低標準來說,僅積一分,小組包尾出局的成績,是五十年代以來的第一次。上週英格蘭出局之際,梅利甚至連第一圈的比賽也未打。 除了英格蘭以外,我第二支持的日本隊一樣小組賽出局,更不要說決賽週開賽前我的冠軍候選西班牙隊了… 看來我預測比賽的「能力」能跟比利的「烏鴉嘴」比一下。 現在只好看網球好了。剛剛看到費達拿輕輕鬆鬆的晉級下一輪。至於梅利能否複製上屆奪冠的奇蹟,only time will tell…

Supporting England: the Prototypical Tragedy

The Good News: England was not eliminated through another excruciating round of penalty failures. The Bad News: We didn’t even manage to earn a penalty shootout. The consecutive defeats against Italy and Uruguay… Continue reading

Thoughts on the World Cup: the England and Japan Squads

Sorry for the exam-imposed hiatus in the past weeks. As the next exams is in a while, it’s time for a little piece to light up this place. The 2014 World Cup in… Continue reading

旁觀者看莫耶斯

Photo from the BBC Football Website 日前英國最大的新聞,自然是曼聯的領隊莫耶斯被解僱一事了。向來自稱營運方針在英超別樹一格的曼聯,最終還是做了各大球會也會做的事,對一個成績不佳的領隊下逐客令。 不是曼聯(也不是曼聯主要對手)的球迷,大概可以從較客觀的角度出發,評價一下莫耶斯在曼聯的短短十個月。 故事聽來很完美:史上最成功的領隊,臨退休前帶領他的忠臣愛將再奪冠軍,及後光榮的傳位給他親手選擇,背景和作風和他如出一徹的傳人。 大家想,既然莫耶斯是費格遜欽點的,而且球場內外的作風亦和費格遜的成功藍圖很接近,那麼莫耶斯應該是延續曼聯王朝的最佳人選吧?

從冬季奧運看過去四年

Patrick Chan, Yuzuru Hanyu, Denis Ten (L-R) 近來只要閒來無事,便會打開電視機,收看索契 冬季奧運的直播。 在英國這個不太會下雪的國度,冬季奧運不是能排上號的體育盛事。(更不要說本年度是世界盃年)不過,BBC還是一樣的全程直播。對於我這個體育迷而言,付了的電視牌照費還倒算是用得其所。 正因為冬季奧運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看冬季奧運」反而是個印象特別深刻的活動。從四年前的加拿大,到今年的俄羅斯冬奧,四年之間的改變 ,確實是挺嚇人的。四年前的溫哥華冬奧,正值half-term假期。所謂half-term,說穿了不過就是對着電腦大打特打一個星期的代名詞而已。雖然個人對打機是十分熱愛的,但為了改改以往的習俗來點新意,決定到德文郡去。那是我第一個到英國其他地方的假期。 那個假期,就真的悶到爆炸。北德文郡不是個特別適合青少年hang out的地方,而我還要住在一個沒有上網,連電話網絡也沒有的地方….結果能做的,就是白天打機,晚上看冬季奧運了。四年前,最記得看,又或者是唯一能看懂的,就是花樣滑冰了。金研兒是誰,總也知道的。 到了今年的索契 冬季奧運,因為比賽是英國時間的白天,所以幾乎每一天也有追看,每一個項目也好像看過了。但在這麼多個項目次中,我和我的housemate迷上的,卻居然是curling (冰壺),一個四年前我肯定會覺得悶到爆炸的運動。作為少有的,英國有獎牌希望的冬奧項目,學習規則是必然的,而我們甚至還上網調查過,和我家最近的冰壺場地在那裡。(在蘇格蘭…)在沒有香港隊的時候支持英國,已變成一樣很平常的事。 比起四年前,身邊多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對冬季奧運興趣大得很的朋友。例如說,自稱只有冬奧時才有人知道他們存在的挪威人,又或者那些不懂說中文的加拿大人…不論是在facebook上,還是和朋友吹水的時候,話題可是多了很多。還應該會和朋友們一起去看冰上曲棍球的決賽呢。 四年前可才不會知道,原來俄羅斯才是冰上曲棍球的大熱門,原來同樣是坐在一舊野上衝下冰的滑道,可是有bobsleigh, luge 和skeleton的分別(因為英國連贏了兩年的sketleton,所以電視不停的重播)。 四年前看花樣滑冰的時候,特別記得一個來自哈薩克,名叫Denis Ten的選手。他以第十一名完成。之所以會記住他,除了是因為他和我年紀一樣,還因為他看起來完全不像哈薩克人(我腦海中的哈薩克人是Borat,這是多麼的政治不正確),反而像是韓國人。 四年後的今天,我認識到,原來哈薩克有個不小的韓國族群,也知道了來自中亞(以及韓國)的朋友其實是什麼樣子的。短短四年間,我的世界可是擴闊了很多。 世界之大,實在令人驚訝。 p.s. Denis Ten得到了銅牌。

Thunder at Heat: Night of Redemption for Brook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Welcome to Loud City) On Wednesday night, the Thunder sans Russell Westbrook went to Miami and blew the Heat out. The convincing manner of the victory must have had all… Continue reading

Thomas Hitzlsperger: Hammering the Football Taboo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Palatinate: http://www.palatinate.org.uk/?p=44490) We have always been told that homosexuality is a taboo within professional sports, and it still is. Yet with the recent announcement by Thomas Hitzlsperger, this situation… Continue reading

Vincent Tan: Businessman, NOT Arch-Villain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for the previous article. For filing purposes, and also to pretend that I have written more than I actually have… :p) Despite the Premier League perhaps in midst of…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