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Arts

古代Google: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來倫敦必遊博物館,置身其中感受一下英國的人文氣息。 剛開始寫博客的時候,寫下了一堆週末遊倫敦的文章,轉眼一過就四年,大概是時候重新寫,重新整理一下吧。 為此新系列打頭炮的是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官方中譯「國家肖像畫廊」)。顧名思義,它是個以人像畫為專題的藝術館。雖然它身處於倫敦正中心,著名的大狗廣場(Trafalgar Square)旁邊,但也許是肖像角色以英國人為主,又或者芳鄰的國家藝術館(National Gallery)蓋過風頭,肖像畫廊實在算不上是海外遊客的熱點。在維基百科搜尋這裡,發現居然只有英文的條目-不要說中文,就連法德文也沒有。 雖然不受遊客青睞,但你若在倫敦有空檔的話,不妨來參觀,來趟「古代Google之旅」。

英格蘭東北三城記(1):米杜士堡 (Middlesbrough)

英格蘭的東北部(North East England),向來不是旅遊熱點。以往,這裡是礦業為主的工業區,可是自工業式微經濟插水以後,這區的名聲一直不甚了了。 東北最著名的「出口」大概還是足球吧。因著英超聯的關係,東北的兩大城紐卡素(Newcastle) 和新特蘭 (Sunderland)在國際間也是稍有名氣。(要和人解釋我住在那裡,從來也是靠紐卡素) 若你有留意英超的話,那你應該還有聽過米杜士堡 (Middlesbrough)這支球隊:它也曾是超聯的常客,不過自數年前降班後一直到次級聯賽浮浮沉沉。不過,Middlesbrough出名的其實不只足球-歷史上,這裡還是英國工業革命的重心,最重要的冶鐵之城。米杜士堡的出品之廣,甚至在香港也有好數個例子呢。

Dayout on Impulse: Middlesbrough

The concept of a spontaneous holiday has always fascinated me. After all, wouldn’t it be a dream to simply jump onto the next departure for a getaway? Unfortunately, the constraints of time and… Continue reading

The Desolate Emptiness of Aftermath (Conflict, Time, Photography – Tate Modern)

January 2015. Tate Modern. In a building that merely thirty years ago housed a functioning power station, it is perhaps fitting to see an artwork of clouds. Except that wasn’t your everyday industrial… Continue reading

在英國過聖誕﹣耶穌誕生劇

農場之中內有亁坤 說來奇怪,雖然我在英國渡過了差不多十個寒暑,直到今年以前,我從沒有在英國過聖誕節。回想起來,過去的兩個聖誕,我都在日本…(還有一個白色聖誕呢!) 離題了。香港雖然也慶祝聖誕,但含意和慶祝的方式跟英國,又或是歐洲國家大有不同。在香港,聖誕是個出去玩的假日;在英國,聖誕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是家庭相聚的日子。(從這方面來說,聖誕跟農曆新年有點相似。) 今年首次在英國過聖誕,自然要把應做的事情全都做上一遍,過一個傳統的聖誕。 聖誕節是個基督教的節日:畢竟耶穌降生才是這個節日出現的原因。在英國這個以新教為國教的國家,聖誕節自然是個宗教意義濃厚的節期。即使平日不多上教會的人,也會把教會的禮拜和活動排進行事曆裡。除了教堂內舉行的禮拜外,最重要的活動大概就是看耶穌誕生劇(Nativity Play)了。耶穌誕生劇,顧名思義就是講述耶穌誕生故事的劇目。這當然不是英國才有的東西:我在香港也曾參與過。有關瑪利亞和約瑟、天使、牧羊人和東方三博士的故事,相信大家也略有聽聞,在此不敘(按此看完整的故事)。因為英國還是一個以基督教文化為主流的國家,英國人(即使他們不是每週上教會的)大多對耶穌看得很重。為了讓小朋友們也了解這個重要的信息,所以每年也要把這個故事重新的敘述一遍。 在香港,這類型的劇目意義主要在於傳教:相信你也有在公眾地方看過耶穌誕生劇的演出。但是在英國,這更是文化的一部分。耶穌誕生劇是戲劇的入門課:由於這是學校每年也會製作的一部劇,而且內裡有很多適合年幼兒童的部分(例如:羊…),所以它是很多小朋友初次接觸戲劇的機會。很多有名的演員也是透過這些劇目而發現自己對戲劇有興趣的。 即使現代的英國是個多文化的國家,學校的耶穌誕生劇還是一個十分具人氣的劇目。不過,現在的耶穌誕生劇卻不一家完全照作聖經記載而發展。著名的聖誕電影《Love Actually》中便有一齣「新穎」的誕生劇,除了瑪利亞和約瑟外,還有龍蝦和八爪魚的戲分… 今天我也去了看一部在「照足故事」,以農場的馬槽為劇場的耶穌誕生劇。我們由瑪利亞和約瑟騎着(真正的)驢子找旅館開始,一直跟隨故事的發展(還有活生生的綿羊和馬),直到東方三博士的來臨。想不到就連耶穌誕生劇也可以像這般「栩栩如生」的場面呢。 除了耶穌誕生劇以外,在聖誕節期間發生的當然還有很多。趁着放假,會嘗試把這聖誕的活動也記下來吧! 這個聖誕,應該會不錯吧? 延伸閱讀聖誕樹聖誕購物團

MJ Relived 2﹣我細個時做了什麼?

認識這個音樂劇,因為有朋友演出。在得知消息後,又聽見了是跟MJ有關的,便跟朋友買了票去看。 看完以後的第一反應如題,小時候的我究竟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 音樂劇在演藝學院的劇院演出,接近滿座。本來聽見是Micheal Jackson歌曲串燒的音樂劇,預期看到了會是一些動作勁爆的的舞蹈,想不到會到一個以小朋友為主的演出。後來回家查了查, 才知道演藝學院主辦的課程之一部分。 整個表演比較像是一個個不同的音樂短篇,用MJ的歌曲串連着。在兩個小時內,我聽到了很多MJ的經典作品,所有燴炙人口的名曲也有,也看到了一些賞心悅目精心編排的舞蹈,還有幾個有趣的笑位。但真正讓我想了很多的,是台上表演的小朋友。有幾個唱歌的小朋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或是再多一點,但站出來台型十足,歌聲更是技驚四座。這時的我不禁去想,當這些小朋友和少年人(說得自己很老...)每天努力向着目標來練習的時候,我自己究竟在做什麼浪費青春的事?也許是在電腦前浪費人生,還是在看電視? 常聽見現在的家長們說要讓孩子贏在起跑線,然後就會聯想到那些小朋友一星期上不知多少個補習班興趣班,不知道是真的有興趣還是被逼的。可是,今天我看到了很多真誠的眼光動作,看得出他們是真正喜歡演出的。假若是喜歡的,又是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那上這些課程還是值得的。忽然也好想擁有參加這種活動的經驗呢。 劇的後段層次忽然昇華至人性的討論。用歌曲去提醒大家,世界現在的苦難,解決的方法還是由眾人各做自己的一份小善事開始。當中又提到了年前小悅悅的事件。為何在一個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眾人卻會視若無睹?最後還提要提出了,要改變世界,還是由自己做起。 普世價值。這種說穿了就是common sense的事,這群小朋友似乎比很多人更了解(比我們的官員...)。所謂的公民教育,不就是應以了解自己在社會上的權利和義務為目標嗎?所以說,教育不一定是規限在課室內的。 這個表演只剩下今天(星期日)的一場,錯過了的話便沒有辦法了。不過,演藝學院所主辦的課程似乎年年也有,也許以後還會捧場。

西班牙獨行記 西維爾 佛朗明哥

承上集,我們想像中的西班牙文化大多源自安達露西亞,而這次遊西維爾也沒有錯過。本文將介紹我在西班牙去看佛朗明哥的故事。 和源自美國的藍調一樣,佛朗明哥原是在吉卜賽貧民窟訴說生活困苦的音樂和舞蹈,所以在南部普遍較貧窮的城市中發展得較蓬勃,西維爾的舊城區則是其中一個最佳的觀賞地點。因為對這個區域的橫街窄巷毫無概念,使決定參加Hostel舉辦的佛朗明哥Tour,到附近的一家酒吧觀看。參加Tour的時候發現,原來和我一樣的盲頭烏蠅為數並不少,所以我們一行數人便浩浩蕩蕩的出發了。一起走的路上還結識了來自美國的幾個同路人。 表演的酒吧在坐位之間搭建了一個小小的,被觀眾席環繞着的舞台,說穿了只是一塊薄薄的石板,上面放了三張椅子,想來是讓舞者休息的。我拿着一杯附送的Sangría,和旁邊一位法國女士談天,等着表演開始。 這裡的表演者是一流的,據聞是全國大賽的第二名,但老實說什麼也不懂的我實在搞不清這個。如果我懂看佛朗明哥的話,我或許不免會研究動作的好壞。但什麼也不懂的我就可以單純的在欣賞舞者的熱誠和努力。看見他們跳得大汗淋漓,實在敬佩。 本系列上一篇文章:文化交匯之地.哥多華 本系列下一篇文章:伴肩同遊西維爾

藍色狂想曲

昨天晚上是學校一年一度的冬季音樂會,與往常一樣在河畔靜悄悄的一個廣場裏,倫敦市心中一角的教堂內舉行。雖然我對古典音樂一竅不通,但還是以支持一下老友為由去了看。 昨天晚上一共有四個不同的表演,包括弦樂,管樂團和歌詠團等。雖然我沒有分辦音樂好壞的能力,但從現場的掌聲判斷,再加上同行人中比我更專業的意見,我聽到的還是一場很好的演奏會。想不到跟我同班的那幾位,原來都是能獨當一面的鋼琴家呢?愈來愈覺得學校實在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也許將來,我會拿起某份報紙頭條,跟自己的子女自吹自擂說我認識那些重要人物吧。 老實說,在聽表演的時候,隨着音樂節奏的起動,我的思緒也飄到了遠方。不過,說到最有印象的,一定是交響管樂團所演奏的《藍色狂想曲》。它是是作曲家喬治·蓋希文(George Gershwin)於1924年寫給獨奏鋼琴及爵士樂團的樂曲。聽到其熟悉的旋律,才猛然想起這不就是《交響情人夢》的片尾曲嗎?對於我這種沒文化的人,還是要從這樣的途經才接觸到古典音樂吧。 (表演當然不是上圖那樣...)這使我也回想起以前在宿舍煲劇的好時光。那時候,一面看劇,一面使勁的蓋着自己的嘴

第一次看歌劇

倫敦自稱是頂級的文代都會,而對歐洲文化來說,歌劇便是藝術的最高境界,因此倫敦的歌劇和歌劇院也在世界的一級水平。不過,真想不到這一切一切會和我這種和藝術扯不上關係的人有關。我居然去了看歌劇。

泰晤士河南畔漫步

雖然月初的酷熱不再,總體來說天氣還是很好的。陽光還在,絕對是適合在倫敦走走的天氣。在英國待得愈久,發現自己也像英國人一樣經常在談天氣,是因為被同化了嗎?﹣_﹣泰晤士河南岸(South Bank)為倫敦著名的文化藝術區域,由在西敏寺對岸的倫敦眼直到泰特現代藝術館之間的約一英里的路上佈滿了博物館、劇場和水族館等的建築,就像我們就了很多年都還沒興建的西九區。走一遍大約需要二十分鐘,當然加上參觀,拍照,和看在不定期出現的集市,在那裏消磨一整天再容易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