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Languages

英超隊名意譯記-2015-16

英超本周末開鑼,無聊得很的我來一篇博君一笑的玩具文。 足球球員和隊名,在中文習慣音譯,但中港台的音譯自然有出入,一支球隊可以有「莱斯特城」「李斯特城」「萊切斯特城」三個名。 忽發奇想,究竟可不可以用意譯統一譯名呢?無聊計劃,Start! 和之前在地鐵圖中譯英不同,因為不能像中文一樣逐個字抽出來翻譯而難很多。而且英國的地名歷史上千年,再經過百年的演變,地名的原意有時就這樣迷失了。(我就說不出London一詞何來)。為解決這個問題,只好盡量從古英語的字根去尋。當然,我靠的還是Google。

再說難搞的英文生字

月前寫過一篇短文談過英文裡容易搞錯的詞語。然而學語言是個永不止息的遊戲:英文的生字短句何其多,不懂的,再搞錯的,以為自己很了解但其實完全一竅不通,還有很多很多,以下再說另外五個。 1.Free Cash Withdrawal 英國各地的提款機上,常有寫上「Free Cash Withdrawal」的字樣。初次看到這行字的我簡直眼都大埋- 常說西方社會富有,但也不可能會周街派錢吧!那這行字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呢?

四週年紀念文字雲 4th Anniversary

本博客的第一篇文章,來自2011年3月4日。內容是一篇很無聊的日記。 四年之後的今天(事實上由於事忙,還是一個星期以後),寫的…又是一篇很無聊的日記。 作為一個做事多數五分鐘熱度的人(比三分鐘長一點,但也就只是長一點而已),實在沒有想過,這裡居然會堅持那麼久。 看看stat的一欄,二百多篇的文章,寫下了超過25萬字,沾沾自喜的說,確實也是個很不錯的成就吧。 網上有個叫作「文字雲」的功能:它會把網站上出現過的所有詞語分析一次,找出最常見的字詞,然後再組成一愊「關鍵詞」的圖片。 在本博客四歲有多的今天,趁著達到了一個在我寫作生涯(?)上「史無前例」的里程碑,也就來玩玩文字雲。 大部分重複出現的詞語都是量詞和連接詞之類,其實沒有意思的字詞 (這個、就是、還是:我真的很常用這幾個字嗎?) 作為這裡的兩大組成部分,「英國」和「香港」各自出現了百多次,也順理成章的在榜上的頭幾位。不過,在這兩個地名以後,不論是「倫敦」還是「Durham」,出現的次數也不及「東京」。這裡的日本連結果然是強得很。 既然中文和英文文章的目標觀眾不同,兩個語文的題材上有頗大的分野。中文的文章,寫的多數是和留學有關的,中學或是大學的東西;當然少不了的還有遊記和火車類型的文章。至於英文的,談的多數是語言等「中華風」的東西,像是Chinese和Languages這類的詞語也就都榜上有名了。 想不到居然還在寫。也請大家繼續多多指教。 p.s.所有「嘩」以及「呀」都來自同一篇文章…

邊個先係薯條:Chips v Fries

在英國,薯條叫作”Chips”,而薯片(美式英文:Chips),就叫作”Crisps”。夠混亂了吧。 然而,這只不過是混亂的起端。若果有人問你,薯條是什麼樣子的,你的腦海大概會浮現以下的圖片:麥記或是KFC,快餐吃漢堡飽時的最佳拍檔。 但是,薯條這樣食物,在英式英文一樣有兩個叫法。Chips,是這個樣子的。 快餐店的薯條,英文叫作Fries,又或者French Fries(法國薯條?)。至於那一款才是「真正」的薯條…這可是世紀大難題。 但不論是Chips還是Fries,發源地都不是英國。也不是美國…

五個特別英式的難搞生字

學英文,最難搞的除了文法,就一定是學生字了吧。 小學畢業後初來英國,在英文的環境當然需要時間適應。但事實,縱然我的英文只有只是小學程度,但要跟上上課進度的難道也不大(當然,英國文學另計)。 我覺得最難的,反而是日常生活的英文。以往在生活上用不著外語,所以對那類型的詞彙認識實在太少了。舉的例子,你的Past Tense大概已操得滾瓜爛熟,但你知道「瓜」的英文是什麼嗎? 學詞語這回事沒有捷徑,就只有一個一個的學,然後嘗試去運用它們。然而這個策略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那個字有多於一個解釋的話,那就麻煩了。以下的五個詞語,在英國的意義和外地的有很大的分別,也是我曾慘遭滑鐵盧的例子。今次寫下,還望大家不會步我後塵…

Introduction to the Chinese ‘Dialects’ (2): Language or Not?

(Sorry, it’s been a while for this next update; finalist year is taking its toll.) Allow us to return to the topic of Chinese ‘Dialects’! In the previous article, we’ve discussed a little… Continue reading

Introduction to the Chinese “Dialects” (1) Cantonese v. Mandarin

‘Do you speak Chinese?’ ‘Do you speak Mandarin or Cantonese?’ In the years I have spent living in the UK, this is a question that I’ve often come across. And when you can… Continue reading

關西留學紀行﹣我的Host Family

在上一篇文章寫過我所教的學校後,今次就來說一下招待我的host family吧。 第一次和我的host family廣尾家聯絡,是透過學校寄來的一封電郵。上面很寫着的是這一家人的資料,還很日本化的提供了家族所有人的年齡,是很典型的日本家庭,一共有三個小孩,兩兄弟和最小的妹妹,三人之間差的都是兩歲。 當然還有這一家的地址。日本的地址不容易理解,我在Google Maps中搜尋了好一會,才發現家的大約位置。我的host family一家住在堀江,一個很靠近心斎橋而且近年來漸成新興潮流區域的小區,家的附近有好幾個漂亮的小公園和很多別樹一格的雜貨店。由家中出發到另一個年輕人的區域美國村(アメ村)亦只需約五分鐘。唯一的問題是,由這裡到學校要差不多一小時,還要轉兩次火車。也許是學校知道我只會在關西待上一個月,所以讓我住在大城市裡吧。從第一天到家的時候我就發現,能住在這一個優越的地段,再加上三個小孩和我這個exchange四個口,這個家自然是有一定的經濟能力的。畢竟,能在日本駕德國車的確實是非當則貴的。 我的「家」是一座四層樓的房子,距離地鐵站太約五分鐘,在公園後方的一條小路上。雖說有四層,但和日本大部分的房子一樣十分窄。四層樓的最低層是お父さん的公司(我相信是保險公司?我也不確定。)和車庫,上面的三層才是客廳和住人的地方。 我的「房間」和房子的最上層,本應是待客的地方,所以我有一部大電視供我自己一個人看,甚至連雪櫃也有。反正睡也是在地上的床鋪上。不過,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樓下的客/飯廳活動,一是因為下面比較涼快,二是可以多點和家中的人說話和看電視之類。 Host family中,我最熟的當然是那幾個小孩。呃,說是幾個,其實只是和二男和小妹比較熟悉吧。長男是個高三學生,正努力準備十二月的大學入學試。還記得聽他說,他的目標是早稻田大學。在此為他送上一句加油。 二男今年高一,因為和我讀同一間學校的關係最為熟稔。單是坐車上學也有很多談話的機會。同時,我在學校的朋友和校外認識的其他國際交換生多數都是透過他而認識的。雖然我和他之間有着四年的差距,但我和他以至這一群人的相處起來感覺也不錯,比我想像中的要成熟。也許只是我童心未泯/太過白痴?而且因為他也喜歡運動,有時一起打也很高興。至於年紀更小的妹妹只是初二,就像很多香港的學生一樣好像什麼時間也在上興趣班,所以經常也看不見。就樣這篇文章所說,日本的青少年全都忙得要很。 因為我對日本的流行文化素有留意,和這兩兄妹都話題不缺。我們甚至還在某次歸家的途中忽然興起的唱BigBang的Fantastic Baby。不懂日文歌詞的他們和只懂韓文版的我一起在中間的rap段上亂唱幾句,然後再一起大喊副歌的FANTASTIC BABY! 要說我的host family,當然還要說說お母さん。就像很多日本的家庭一樣,お母さん是個家庭主婦,一天到晚都在做家務的那一種。家中各人的時間表不同,所以也就苦了她,有時候要弄三次早飯三次晚飯。說起飯菜,就樣我貼一些照片好了。 自家製咖哩飯 和很多日本主婦一樣, お母さん是韓劇飯,所以某晚的晚餐就變成了韓國菜 出街吃燒肉 總的來說,這次日本之旅,不枉之行。不論是教學的經驗,認識新朋友的機會,甚至是日文能力(很奇怪地,在街中我主要也是說日文的。我本來會以為,別人特地讓我住在他們的家中,是想我和孩子們多點練習英文。但最後在練習外語的是我)當我再回來的時候,希望會再見吧!

關西遊學紀行﹣我所教的學校

幾個星期之間,我由一個英文老師變回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在日本之旅早已結束之時,或者是時候寫一篇總結的文章。 就先從學校說起吧。 我所任教(?)的學校位於大阪和神戶之間的芦屋市。作為全日本唯一一個不准許PACHINKO店營業的城市,大家也大概可以想像到,住在那裡的都是非富則貴。若以香港的地區來比較,那裡不是山頂也是半山區或是九龍塘之流的地方。在每天走上山的辛苦路程之中,周邊經過的盡是豪門府第(真正的豪宅果然都是遠離公共交通設施的,世界上那裡有在地鐵站上蓋的豪宅)。而我在這裡見過的士的次數也遠比其他日本城市要多。 學校位於離火車站頗遠的山頭上,還是一座私立的男子高中。啊,這還是一所escalator school,也就是說由初中部一直開到大學的學校。漫畫中的學校經常使用這個設定,以便解釋主角們為何十幾年來都是同班同學… 完全就是日本動漫中貴族學校的感覺吧?

我和西班牙語的浪漫邂逅

本星期的文章遲了一天出文,原因無他,就是今早的西班牙語口試也。自至,我的公開考試季節終於是香港所有人都落幕以後展開。目前來說,我希望可以每週繼續更新一兩次吧。 說起了西班牙語,在我開始考在校生涯中的最後一堆西班牙語考試時,就不妨談談我和它的關係吧。 初初之所以選修西班牙語的原因很簡單:我不喜歡法語。 時間回到剛得知要到英國讀書之時。那時候知道學校將會有法語的課程,便預先在法國文化協會上了幾個月初班。是星期二下午的課,在學校坐巴士去。現在回想起來,我對那段的時光還滿懷念的,因為放課後,我都可以到麥當勞去吃兩隻脆香雞翼。 可是,我不喜歡上法文課。我是班上最小的學生,其他年紀最接近的都要大上三四年,實在沒有什麼朋友可言。再者,那時候根本連英文都未搞清楚是什麼的一回事,更何況是其他的語言了。所以,後來得知原來可以選修西班牙語的時候,便「意無反顧」的選了。 一開始上課和以往學法文其實沒有兩樣,都是有點沉悶,還有聽不懂。畢竟用自己還未純熟的英文再去學一個新的語言是件很難的事。然而,就像一切個人想學的東西一樣,總有一個使你下決心學好的理由。對認識我的人來說,這個理由很好猜,便是旅行。 受惠於廉航的關係,學校不時也有到外地「遊學」的旅行。有些是有上課的性質;而有些則真是全程的在玩。我自己去的第一個學校旅行是在中二的末尾暑假之前,去了三天巴塞隆那,一個我小時候曾經去過而且十分喜歡的地方。行程不長,也全程和學校的人一起去了該要去的所有地方,但那還是我第一次獨自去的旅程。還是第一記寫下遊記的旅行。(其質素比我也不太滿意的舊九洲遊記更差,還是不貼出來了。) 到了長大的一點,開始了解到西班牙語的重要性。 西班牙語是世界上的第三大語言,僅次於華語和英語。除了在西班牙通用以外,整個中南美洲(除了巴西)都是說西班牙語了。更不用說現在說西班牙語人口激增的美國了。當我了解到所學的語言是一個多麼有用,能拉近我和世上很多人之間距離的語言的時候,我便更有興趣修讀了。 之前幾乎每年也會跟學校到西班牙一趟。隨着能力上的進步,我們去的時候也會去上課,而且還會住在別人的家中,就是host-family的那種。由那時起,西班牙語便成為了一個認識新朋友,和跟學校的人更熟悉的渠道了。第一次這樣的學校旅行,目的地是中部的薩拉曼卡(Salamanca),因那裡的口音最純正。那一個星期在這個漂亮的古城中不知來來回回的走了多少次,相信現在再去還會記得。還記得那時正拿着一本《挪威的森林》在看,因此結識了三位來自挪威的朋友呢。 第二次去,目的地是北部以奔牛節著名的潘羅普納(Pamplona), 這次旅程留下了很多搞笑的照片,還有幸到了西班牙其中兩個最著名的景點: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和聖塞瓦斯蒂安的沙灘。這還是第一次在西班牙遇到華人呢。晚上剛到Host-Family的家,打開門的居然是個中國人樣子的女生,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台灣人呢。 再之後便是遊記還在繼續中的西班牙獨行之旅了。想不到,真正的獨自旅行的第一次,目的地還是西班牙。為免爆太多遊記材料,主要只說說在華倫西亞上課的東西吧。這次的行程有點古怪,畢竟還是第一次不跟學校一起去,所以初到城市的時候根本連Host-Family在那裡也找不到。幸好安頓下來以後,上課也沒有問題,還結識了來自世界各地在華倫西亞學語言的朋友。西班牙語果然是個有用的語言呢。 現在回想,我實在覺得當初選修語言是個十分正確的決定。現在的目標當然是考試通通平安,至於未來?假若我能把西班牙語說得流利,再加上我的中英文,就真是世界任我行了。所以,如有機會的話,我和西班牙語的關係應該還會繼續下去吧? 上週留學指南:Chinatown的傳說﹣旺記 另外關於中文試的文章:做到笑的中文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