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Museums

Europe 12’:夢想成真之地﹣Miniatur Wunderland(上)

離開了柏林,下一站是漢堡 (Hamburg),在德國北岸的港口城市。 去漢堡有兩個理由:一是去見見之前在西班牙認識的朋友,二是去追尋一下兒時的一個夢想。 若你是男生的話,有一樣東西曾在我們的人生中佔有重要的地位。你大概曾和他同床共枕,朝夕相對,雖然不一定是你最後的愛情,縱然它的重要性都漸漸減退,被放在一旁,但他總會在心中的一個角落存在。 各位,你想起了你們的模型了嗎? 對我來說,不論是看書,煲劇,打機等等的消閒,都是一個讓我進入一個自我想像,脫離現實世界的方法。在我小時候,iPad還沒有出現的年代,我們就是用一架架車仔構造出我們的理想世界。那時候,唯一的問題就是不夠地方,不夠時間。 到人長大了,自然而然便會把這些「玩具」收起,進入「正常」的生活。然而,我心裡總有那一點點的寄望,能把這樣的夢想重現。 Miniatur Wunderland (Miniature Wonderland,縮小樂園?)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顧名思義,這是個模型展館。但它可不是普通的世界之窗:這是全世界最大,最精細的模型火車系統。 何謂最大?那裡單是火車路軌就有超過12公里,差不多比港島線還要長。 夠誇張了吧?如同很多港口城市,漢堡的岸邊有很多廢棄了工廠和倉庫。一對攣生兄弟就在這些用不着的建築裡開始興建他們心中的夢想世界。由2001年開業開始,這裡的模型愈建愈大,差不多每一年也有新的部件建成。到了現在,在倉庫之中已可找到德國、美國、北歐和瑞士,精細的國景。 這裡的模型火車絕大部分都是可以動的。而且,它們不止會笨笨的在兩個地方之間徘徊,而是有一完整的程式指示它們。例如,火車站的巴士只會在火車進站停車以後才會開出。這裡心有一整套的交通燈系統,車子遇到其他車輛會自動懂得迴避。 事實上,展館裡有一所控制室,裡面的系統猶如真正的鐵路控制室。我們打趣說,在這房間外控制火車,大概就是我們的Dream Job了。  就讓我帶大家遊遊世界吧! 先由美國開始。美國的鐵路助長了西部的發展,所以這裡的景觀也以峽谷等傳統西部的景觀為主。 我走過的時候在想,可惜這些飛機不會飛。但後來… 除了這種較荒涼的地方,美國西部也有很多城市。拉斯維加斯應是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吧。 賭城模型版 賭城當然是愈夜愈美麗,但我們想不到的是… 這裡居然還有分晝夜!大約每十五分鐘就會轉換一次。拉斯維加斯的夜景又如何呢?(圖左的火箭還會升空) 接着我們回到歐洲,到北歐看雪景。 氣象站。周圍的風景有沒有聖誕節的感覺?  可是長年的積雪,並沒有阻止鐵路的來臨… 挪威(?)的小漁村 這艘遊輪有時會離開船塢,在湖上航行(對,這個湖是液態的) 再去德國…這裡的德國有好幾個部分,先來看看這個名叫Knuffingen,實際上不存在的城市。話雖如此,裡面的建築都是參照漢堡的地標建造的。我們來Miniatur Wunderland以前,剛參加了一個City Tour:我可以保證,它們幾可亂真。 漢堡火車站:裡面連商店也在它們應在的位置。(按此看現實世界的車站) 實在是一模一樣的…… Continue reading

Europe 12′: 柏林 德國人的地標

繼續說說柏林。 若果你在柏林的小攤檔上買明信片,那我敢打包票,明信片上出現最多的,會是這個。 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柏林市中心的地標。 地標是一個很奇怪的概念。它並不代表任何一種建築物,但任何建築物都可以成為一個地方的地標。(事實上,它可以連建築物也不是)只要當地的居民覺得它足夠重要,有留下來的價值,能夠代表他們的城市,這個東西就會成為地標,讓世界各地的人透過一張一張的明信片去認識他們。 所以, 想了解一個城市的價值觀,大可以看看這城市的地標是什麼,它們長成什麼樣子,有什麼用途等,便可大約知道這個城市的居民覺得什麼最重要。先去Wikipedia抄一些勃蘭登堡門的資料: 它本是柏林城牆的一道城門,在1688年興建。這城牆並沒有軍事上的用途,而是作海關之用。 但詼諧的是,在德國興起的年代,這城門變成了德國軍事力量的展示場,軍隊巡遊的地方,納粹黨人把它用作黨的記號。 到了冷戰年間,因柏林圍牆就在其面前穿過,這裡成了無人區。直到圍牆倒下,東西柏林的人都湧到的城門前慶祝。那時拍下的一張張照片將這裡塑造成德國統一和自由的標誌。 這個故事夠傳奇了吧。一道本來很宏偉,但其實不關鍵的城門,在歷史的洪流下,幾可代表了德意志民族幾百年的興衰。 和很多民族一樣,德國人很為他們的歷史而自豪。然而,最令人敬佩的是,他們很尊重歷史,尊重記錄。即使德國歷史上有很多污點,但他們從不介意把事實的全部都說出來,讓世人自行分析它們的好與壞。 所以,即使勃蘭登堡門是德國最黑暗幾年的標誌,即使拿破崙當年打敗普魯士後曾在此舉行勝利巡遊,即使它在二戰變成殘垣敗瓦,在冷戰時日久失修,柏林市政府還是要花上幾百萬歐羅來修復它。 這是德國學習了以往的過失,重新站起來,再move on的標誌。 一個城市一止一個地標。尤其是像柏林這樣文化多元的城市。就在勃蘭登堡門前向南數百米,你會看見這個。 這是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in Europe)。 看到這一磚磚,看起來井然有序但其實上不對稱也沒有系統的東西,大家會想起什麼?我想到的是墓碑。墓碑想說的東西不言而喻了吧。 在紀念碑中遊走,很容易讓人迷路,甚至有點頭暈。這正正是紀念碑想表達的東西:有些東西,開始的時候好像很有道理,十分應該,但若不經思考,盲目的做下去,可能變得迷失,完全失去原來的意義。(我們三人還真的迷路了,分開了以後用了好一會才找回) 非常政治不正確的帶一句,這個地方真的很適合打War Game。被射擊遊戲訓練過的腦袋,在每次轉角都彷彿凝着一口氣,生怕會出現敵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也許當時猶太人的心境也是一樣,面前的路不同,但看起來還是一樣的沒有希望。 在紀念碑的中央(假若你能找到的話),有個資料館,裡面記載了能追查得到的,每一個遇害猶太人的名字。就像在布拉格所看的一樣,進去之前,最好有點心理準備。那些驚人的數字和名字不會讓你太高興的。但願這樣能讓大家反思,從歷史中學習吧。 也許你會覺得,當年的德國人對猶太人做出了這麼令人髮指的事情,這樣立個碑也是很應該的吧?那請容我告訴你兩件事。首先,在大約十年前興建紀念碑的時候,德國的猶太人社群其實是反對的(他們覺得沒有必要)。支持而且執意要興建的,反而是柏林市民。 另外,這個紀念碑建在市中心,本來是柏林圍牆無人區的空地。簡單點說,就是市區的黃金地段。這樣算吧,換作是香港政府,我們大概也是建一個地標吧。像The Landmark的那一種地標。 Brandenburg Gate,… Continue reading

Europe 12: 柏林﹣以往 現在 將來的柏林圍牆

繼續很慢很慢的寫這一篇。不過趁現在比較有空,看看可不可以在這幾星期內全部寫完吧,總不成等到都忘記了發生什麼事才寫吧。 離開布拉格,我們坐火車北上。拿着一本米蘭.昆得拉,沿着河流穿過森林,來到了德國的首都。柏林。 柏林是一座我很喜歡的城市,我在兩年內第二次去。(雖然第一次是和學校一起去的)。這次回去,感覺還是一樣的好。德國人對多元文化的容忍度高,也造就柏林成為歐洲最有國際風味的大都會之一。畢竟,你不會在其他歐洲都會的火車站,找到珍珠奶茶茶檔的。 但歷史中的柏林,和多元文化這四個字完全沾不上邊。例如說起柏林就必然會提到的柏林圍牆,正正便是拒絕包容,強謂絕對服從的標誌。柏林的重要性不需更多的描述:它是上世紀冷戰期間,兩大意識形態角力的戰場。城牆則是再明顯的不過的一道「防線」。在德國統一後,德國人急於Move On的心態使他們鏟除了城牆的大半:若果現在看看當年圍繞全城的圍牆,只有到特地幾處。 這幾處中最著名的,一定是查理檢查站,(Checkpoint Charlie), 東西柏林之間的其中一個出入口。雖然當年東西柏林之間有多個出入口,但只有Charlie一處供外國人出入,衍生了很多間諜的故事,所以最為著名。以前的西歐人要進入東歐鐵幕之內的國家,大多是從這裡進入的。現在到Checkpoint Charlie,圍牆已經沒有了,但像收費亭的檢查站還在。當然也少不了那塊著名的‘You are now leaving the American Sector'(“閣下正離開美國管制區” )的告示牌。 來到這裡必做的兩件事:一當然是拍張到此一遊照。二就是從告示牌前方原屬東德的一面重新進入西德:一樣很多東德人費盡幾十年心機也做不到的事情。就在檢查站旁邊的大樓內有一座「柏林牆博物館」,裡面記錄的正是東西柏林數十年分裂的故事。就像德國分裂時一樣,博物館裡的資料有點混亂,即使是我這個歷史學生也覺得有點難follow。不過,有些展品,比如是逃亡用的車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試想像一下,你躲在一架老車子車尾的暗格內,夢想著就在對面,一牆之隔的自由,但卻不知道自由代表的其實是什麼。車不是你駕的,也許是付了錢請人帶自己過去,又或者是西德來的人自告奮勇要帶你出去。但實際他可不可信,你無法肯定。你唯一肯定的是,過關時的關員尋找的正正是你這一種「叛徒」,而被發現的話下場只有一個… 另外,若要買任何有關柏林牆的紀念品,博物館的商店有很多選擇,像是Tshirt和郵票等。其中最特別又最普通的,是柏林圍牆的碎片:生性嚴謹的德國人大概不會在這種重要的場合隨便拿塊石頭來騙人,但你所買到了正正就是一塊這樣的東西… 查理檢查站當然是要看柏林圍牆必到之處,但周圍遊客區「到此一遊」的氣氛讓人很難了解到這幅圍牆帶給東德人的恐懼。要想感受一下這樣的氛圍,在Bernauerstraße的柏林圍牆紀念碑(Berlin Wall Memorial)會是個更值得一到的地方。 這裡代表的是柏林圍牆較陰暗的,因為圍牆而死的人的歷史。史上第一個在企圖翻牆的時候被殺的人 Peter Fechter 就死在這裡。另外,那張著名的,東德士兵趁石造圍牆還沒有建好之際跳到西德的照片,也是在這裡拍下的。 這裡重現了八十年代末的柏林圍牆,共分四部分的它是歷代最先進,守衛最森嚴的。登上在對面路邊的展望台就可以見到,城牆與城牆(柏林圍牆有多過一幅)之間的空空如也。要穿過這個什麼也沒有的「無人地帶」,明明只要直接走過去就可以了,但這麼多年來,想做的人不少,能做到的人卻更少。 來這裡一次便會知道,要在重重防守下突破到另外一方,是一件多麼難做到的事情。 但我們也不要忘記,即使東德時期的柏林圍牆看起來是這麼牢不可破,它還是倒下了。被鏟除了。以往在城市中到處可見的它,現在卻只遺留下幾個小段讓人記住這些不想記起,卻未敢忘記的過去。 在Ostbahnhof站向河的方向走約5分鐘便會來到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這是在柏林圍牆作畫布的一個畫展。所有畫作都是圍牆倒下以後,世界各地的畫家以自由為題所作的。這一百多幅壁畫構成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開放式畫廊,描繪了畫家們對自由世界和未來的期許。 年前到過一次,(照片連結),現在再來還是同樣的感覺。我還是選擇相信,無論人在那裡,正經歷著什麼,自由還是值得我們為其而奮鬥的一樣東西。即使自由帶來的不一定是好事(看看畫廊中一些被塗鴉過的畫作就知道了),但這還是要比用槍指出來的和平要好。… Continue reading

Europe 12: 兩座猶太會堂

  就在舊城廣場附近的猶太區是布拉格的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而現在則是市內的一大遊客區。跟各地的猶太人聚居地一樣,猶太會堂是這個區域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建築。作為「耶穌的殺手」,他們自然不受基督教的歐洲歡迎。事實上,猶太人的歷史就是無窮無盡的的歧視和迫害。然而,他們還是在猶太區內默默保持自己的信仰。 布拉格有好幾座猶太會堂。也許是猶太人實是求是不亂改名,只要他們才想得出「舊新猶太會堂」(Old New Synagogue) 這個真心很難讀的名字。這是布拉格的第二座,代替了一座更舊的,也是目前歐洲最舊仍在使用的猶太會堂。 舊新猶太會堂應是個榮神的大殿,但看起來卻像一間簡陋的小屋。門小得幾乎要爬才能進去那因歲月而沉降的小屋內。這看起來最少有過千年的歷史(但事實上是十三世紀的建築)。門的旁邊坐着幾位理論上在賣票,實際上在小聲閒話家常的婆婆。要直到我們爬進那扇小門打算買票後,她們才發現了我們的存在。猶大會堂除了是個敬拜的地方,還是一個社區中心。 其中一位婆婆賣票給我們, 然後告訴我們:因為這裡是個敬拜的地方,所以請你們蓋着頭才可以進去。就在我們有點不知所措的互望幾眼時,她忽然從不知那裡拿出幾頂猶太人的小帽交給我們。這樣就可以進去了。裡面比起想像中的要寬敞,樓底很高。雖然是這樣,但房間還是很小,大概只能坐三四十人。我嘗試在腦海中想像猶太人在這裡敬拜的樣子。 傳說會堂中住着一隻泥造的怪物,用來保護猶太的社群。連猶太人也覺得需要這樣的一個東西來保護自己,那時他們受到的迫害可見一班。 你可能有發現,這篇文章的第一句說猶太區是猶太人「曾經」居住的地方。為何要加上「曾經」一詞?答案:因為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這也是為什麼Pinkas Synagogue是本次旅行中最悲慘最heavy的一處。它不是什麼特別亮眼的建築,但它肯定有在世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裡有人名。很多,很多,很多個人名和他們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猶太會堂的內牆上記錄了每一個在大屠殺中遇害的捷克猶太人。能找回記錄的都在, 一共有77,297人。二戰時,捷克(那時叫捷克斯洛伐克)差不多是希特拉攻下的第一個國家。所以,他也有最充足的時間去「解決」猶太人這個「問題」。後果就是以下這樣: 名字佔據了牆上的每一個角落,由天花的頂點直寫到最底。人名密麻麻的就像在看字典一樣。整幅牆除了個人資料以外什麼也沒有。若你再細心點看看那些人名,你大概會在心中感到陣陣寒意。整張名單是先到出姓氏,再在後面列名字的。也就是說,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整家人消失的故事。不論是祖父母輩的還是牙牙學語的嬰兒們,全都在幾年內就不復存在了。 會堂的上層還是一樣。都是人名。只不過從上層可看到其中一方兩層高的牆的全貌,真切的感受一下這些人名在你心內帶來的重量,和那不能呼吸的感覺。上層另有一個房間,展出了那時候的小朋友所畫的畫。只是過不了多久,他們的名字也成為了牆的一部分。 諷刺的是,希特拉本來打算在布拉格的猶太區中建立一個「被消滅民族紀念碑」。因此,他雖然是把這個民族的人都消滅了,猶太區的建築物卻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成了歐洲所剩無幾的,在二戰沒怎樣被破壞的猶太人聚居地。 若你想在布拉格找個輕鬆開心的地方看看,那千萬不要來這裡。不過,若世上真的有「歷史教我們的一課」的話,大概就會是這個樣子了。但願這類佈滿血跡的事件不用也不會再發生。 上一篇:布拉格古城區

Europe 12: Old Town, Prague

The Vltava river is, of course, one of the best sights in the magnificent city of Prague. Nevertheless, when Prague is mentioned, one would probably think of the Castle and the Medieval Old… Continue reading

Europe 12:尋訪布拉格古城

  布拉格的伏爾塔瓦河固然壯觀,但若然說起布拉格,人們首先想到的還是城堡和古城區內由中世紀起便一直存在的古典建築群。 河終究只是陪襯,沒有了這些令人嘆為觀止的美麗建築,布拉格就不是布拉格。 大概每個來布拉格的遊客們的第一目的地,都是古城區中的舊城廣場。 古城區中的道路大多迂回曲折,特別是有車行走的路段,車子會將路面的面績佔去大半,有時還要讓路給它們。但是,古城區中的道路大多通往舊城廣場。廣場上和周圍很不同,是市中心少有的開揚。

關西留學紀行﹣海遊館

19日的「敬老之日」,使我在日本短短的幾周之間也經歷過日本的「三連休」。這個三天的假期,對於很想花時間看看大阪的我,當然是個喜訊。 趁着這三天較空閒的時間,便當回遊客的「本業」。更何況,這次還有朋友同行。之前被host family拉去參加不知什麼的報告會的時候,居然碰到香港人,便決定一起遊覽一下了。 至於要去那裡?就是大阪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景點﹣海遊館了。 兩年前,我和朋友們曾一同遊過關西。(這也是本博客的起端,詳情可以看看這裡)那時候,大部份需到此一遊的著名景點都已遊過一遍了。可奇怪的是,我們卻沒有到過海遊館。除了入場費偏高外,說穿了就是覺得遊水族館沒什麼特別吧。 但在這個不尋常地高溫的九月太陽下活動,確實是件苦事。這時候,一個溫度適合企鵝生活的地方就十分吸引了XD 海遊館樓高八層。水族館方在這座樓中搭建了彷似太平洋沿海各地的生態環境,供不同類型的動物居住。所以,去這裡一遍就像環遊世界一樣。

十個省錢遊倫敦的方法(上)

倫敦是英國以至歐洲其中一個最受遊客歡迎的城市。我在倫敦居住多年,在漸漸習慣在這裡生活的同時,還花了很多時間當起觀光客遊覽倫敦不同的地方。可是,它隨之而來的高昂旅費也時常讓人吃不消。現在有了經驗以後,才發現原來會省點錢遊倫敦還是可行的。以下就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些方法。 大英博物館

西班牙獨行記﹣穆斯林的格拉納達(二)赫內拉利費宮

今日繼續介紹格拉納達的標誌﹣阿爾罕布拉宮。上集寫過了以宮殿為主的La Alhambra和衛城Alcanzaba,但這個建築群的擁有的當然更多,甚至比它的宮殿更出類拔萃。 赫內拉利費宮(El Generalife)是建築群中的夏宮,在十三世紀由穆罕默德三世(Muhammad III)所建,顧名思義是蘇丹夏天的避暑之處。安達露西亞的夏天十分炎熱,四十度是正常的事,所以夏宮的建設是十分重要的。和主宮一樣,夏宮也是個佈滿水池和花園的花花世界,幾可有置身於天堂的感覺。 夏宮和主殿分別建在兩邊的山頭上,中間有一個小峽谷分隔。沿着往夏宮的步道走,兩旁的盡是經過精心修剪,剛好建成一個個十字形的大樹,走在其蔭中實是涼快。再在前走不久,夏宮的外園便映入眼簾。外園實際上和一路走來所見的景觀差不多,多了的是在中間一條條小運河一樣的水池,和運河交匯之處的噴泉,正好預言了夏宮裡面的風光。 沿着正門拾級而上便會到達夏宮中最著名的部分,也是明信片上最常出現的御溝園(Patio de la Acequia)。在夏宮建築的正前方中,有一被花田環繞的長形水池,還有一條條的水柱,在水池兩旁刻劃出一個個像彩虹一樣的曲線。這種的水力科技居然能出現在八百年前的宮殿中,實在使我對摩爾人的科學水平感到十分欽佩。在萬物初開的春天造訪,我還可以見到花兒在水池的兩旁綻放。花田的設計剛好比地面底了幾吋。所以,當花開的時候,花兒便像是個和地面平行的地氈一樣,十分漂亮。可惜參觀的人實在太多,沒法駐足太久欣賞。 宮殿的設計承襲了一貫的阿拉伯風格,但樓上沒有開放,而在地面層的角度往外看阿爾罕布拉宮被大樹擋住了。 夏宮中另一個著名的花園正是另一邊的蘇丹花園(Jardín de la Sultana),不過,也許是維修中,水池中的水都被抽乾了。沒有了標誌性的水,中間的林木也就變得平平無奇。我只好站在出口的一邊,猜想着這個花園全盛時期的景致。只能說,我可能選錯日子也參觀夏宮了。 在格拉納達的第一篇遊記中曾經提過,天主教的國王們十分喜歡這個城市,甚至還住在這裡終老,他們所住的正是阿爾罕布拉宮。這裡還有一個小插曲。當哥倫布求見伊莎貝拉女王要求贊助以尋找到「印度」的航線,她本來因財政問題是打算拒絕的。但是,在同年攻陷格拉納達發現大量財賽之後,她才改變主意的,於是才有了以後發現新大陸的故事。所以就,若果格拉納達沒被攻陷的話,也許西班牙的殖民帝國便不曾存在的。當然,歷史是沒有如果的。隨着西班牙的海外擴張,這的國家漸漸成為歐洲最強的帝國。其後繼位的查理五世要求在阿爾罕布拉宮中建一座合符其身份的宮殿:查理五世宫。  所以,在這個阿拉伯風格的建築群中,有座文藝復興式的宮殿。從外面看來,王宮是個正體,怎料進去以後竟然別有洞天,有一個使我聯想起鬥獸場的圓形廣場,被數十條圓柱色圍着,甚至還能聽到迴音。現在的查理五世宫分別是兩座博物館:上層是個美術館,下層則是介紹阿爾罕布拉宮的展館。 參觀完查理五世宫以後,我在阿爾罕布拉宮的行程便大致結束了。但是,這裡還有很多值得一看的東西,例如是環繞周圍的一草一木,或是其他的舊遺蹟等,但因門票有限時只能匆匆一遊。 在離開阿爾罕布拉宮的收費區後,因和午飯時間尚有距離,便依旅遊網站的介紹到了位於建築群上方的Silla del Moro一遊。在停車場後面有一條上山的小路,走到Silla del Moro大約要十五分鐘。這座小屋是保衛夏宮的哨站,其實沒什麼特別。然而,那裡的風景可是一絕,是在格拉納達僅有的,能一次過看到整個阿爾罕布拉宮和格拉納達市區的地方。那十多分鐘的腳程確實是不枉此行。 遊完皇室成員的格拉納達之後,下一步自然是去尋訪平民的格拉納達。阿爾拜辛區與阿爾罕布拉宮同被到為世界文化遺產,下集便會寫寫和旅館的人一同穿梭這個魅力的小區吧。 本系列上一篇文章:穆斯林的格拉納達(一)阿爾罕布拉宮本系列下一篇文章:普通人的格拉納達.阿爾拜辛

西班牙獨行記﹣穆斯林的格拉納達(一)阿爾罕布拉宮

在上回《天主教徒的格拉納達》中說過,這個城市的光輝歲月正是在摩爾人治下的時候,其中又以阿爾罕布拉宮為首。有幸早早得到這個文化瑰寶的的門票,便預留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坐看這個又是城堡,又是皇宮,還是花園的建築群。 阿爾罕布拉宮(La Alhambra),意為紅色的城堡,是格拉納達王國納斯里德王朝(Nasrid dynasty)時期最後一個英明的蘇丹穆罕默德五世所建興建的要塞,是伊斯蘭教建築與造園技藝完美結合的建築臻品,也是阿拉伯式宮殿庭院建築的代表作。至今已是安達露西亞以至西班牙最重要的景點。這個要塞並不是同一時間興建的,裡面的建築物橫跨幾個世紀,甚至在天主教徒奪回格拉納達後也有加建。所以,阿爾罕布拉宮不但承襲了一種摩爾人獨有的阿拉伯建築風格,也有西班牙哥德式的建築,可說是文化交匯的安達露西亞的標誌,也是個聯合國的文化遺產。為了保育阿爾罕布拉宮,它每天只限約四千人進場。所以必須早早到達排隊購票,或是預先的網上購票。否則,來到了格拉納達卻去不了阿爾罕布拉宮將是個畢生的遺憾。 如同上面所說, La Alhambra由好幾個部分組成,參觀的時候也依這個分類。我在早上八時到達,看着旁邊排隊購票,連綿不絕的人龍,心裡暗暗覺得預先購票果然是個正確的決定。可是我腳下的步速卻不能是絲毫的放鬆,幾乎是用跑的趕到了行程的第一站:納斯利德王宮(Palacio Nazaries)。為了保護王宮的建築群,人們只能在入場券上標示入內,而我只有剛剛好趕上而已。 王宮是阿爾罕布拉宮中建築最宏偉卻又最精致的一部分,摩爾人的詩人將它形容為「在綠寶石上的翡翠」,說了說是被片片綠林環繞的王宮。經過幾間佈滿阿拉伯式抽像圖案裝飾,和精細雕琢的可蘭經文的辦公室和走廊之後(後來才知道那裡叫作Palacio de Mexuar) ,便到達了王宮的中庭,和其最重要的建築:桃金孃宮中庭(Court of the Myrtles) 所謂的桃金孃其實就走在水池兩旁的矮樹。在炎熱的西班牙,這樣的中庭設計十分常見,而且擁有水源是身份的象徵。這個龐大的水池(以當時的科技來說)不但能為整個皇宮降溫,還有另一層美學上的意義:就像一塊鏡子一樣,剛好在水中映出王宮內院的美景。 其他的宮殿就圍着中座開展。 大使之堂(Hall of the Ambassadors) 正是宮殿中最華麗的房間,用作接見外賓。裡面的雕飾絕對可以用巧奪天工來形容。在穆斯林的世界中,真主是唯一的核心,所以最不可饒恕的罪惡就是偶像崇拜。因此,伊斯蘭藝術以象徵與裝飾化為主,而常見的阿拉伯式花紋更是象徵阿拉卓越、不可分割、無窮無盡的本質。就像在這個宮殿裡無窮無盡的花飾一樣。在格拉納達陷落後,天主教的國王們繼續使用這個宮殿。哥倫布就是在這裡得到了他們的正式批准出航去「印度」的了。 然而,西班牙的穆斯林和其同期的教友們可是有很多的不同,比如對異教徒採取的寬容政策。他們在文化上也吸收了一些西歐的元素。隨後所見的獅子庭園(Court of the Lions)便是一個只能在如安達露西亞一樣東西文化交匯的地方才看得到的建築物。驟眼看來,這是個壯觀美麗的庭園,佈滿了一筆筆的可蘭經書法裝飾,但和其他的阿拉伯庭園差不多。可是細眼一看,在噴泉上而居然有十二隻石獅子,每隻的口中都會噴水!這不但是十四世紀時工藝的最高峰力作,還是在穆斯林世界中極少有的,以動物為對象的藝術品。可惜獅子庭園目前正在重修,無法見到完整的盧山真面目。雖然沒有獅子雕像,但是獅子庭園還是很引人入勝。 接着走過的是阿本塞拉赫斯廳(Hall of the Abencerrajes)。這個名字的由來有很多傳說,在肯定的是,這個一個姓氏,而這族人都在這裡與宴後一命嗚呼...幸好,這個恐佈的故事無阻我欣賞這宮殿上蜂巢一樣的頂棚,上面精細的雕刻實在令我讚嘆不已。也許,這族人和我一樣,只是顧着向上望,所以招致殺身之禍也不發覺。 最後經過的是一座(和剛才看到的相比)不特別的樓房,原來是僕人們使用的。可是,這裡有座望樓,可以瞭望旁邊的阿爾拜辛區。裡面還有一個小小的花園。這其中還有一間名叫Washington Irving的房間。此人是個美國的作家,曾經住在這個房間內寫下了穆斯林時期阿爾罕布拉宮的一段段故事。這本叫《Tales of…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