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Scotland

英式詞彙記-High Street

月前寫過幾篇英式詞彙的文章,似乎頗受歡迎,便有了把它「系列化」的打算… 今日先談一個在街上常見的字:High Street。High Street,自然是一街道的名字,顧名思義便是高街。在香港,高街是西營盤山上一條不起眼的橫街,小時候的我和它甚有淵源,是幾乎每天都會走過的街道。記憶所及,街上有兩間學校和幾間餐廳,街尾有座醫院,而以往在正街街口處還有幾間大排檔,但總的來說還是條偏靜的街道。可是,英國的High Street和香港的卻很不同。

「國民食品」焗豆

每個地方似乎也有一樣代表的主食:它雖然便宜而且平平無奇,但早以成為日常生活深根蒂固的一部分,讓它升華作「精神食糧」的一種,特別是出門在外時,它可是解決思鄉病的良藥。 香港既為一個各方美食齊聚的城市,要選擇一樣「代表作」有點難度(我的票投餐蛋麵)但若是在英國的話,我想只會有一個候選人:焗豆罐頭。 然而焗豆這樣極「英國」的食品,其實都係來佬貨。

是時候放煙花了﹣Guy Fawkes Night

香港人最喜歡放煙花。在以往,煙花可是一年中只會有一兩次,特別隆重的活動。可到了現在,幾乎每晚也有煙花在空中開得燦爛。 在英國的你應會注意到,在近來的晚上,窗邊總會傳來煙花爆炸的聲音。會放煙花的原因無他:十一月上旬(嚴格來說,是十一月五日)是英國放煙花的季節﹣Guy Fawkes Night,又稱Bonfire Night。 我附近的煙花 Guy Fawkes是何許人等?這個以他來命名的節日又和煙花有什麼關係?那要由好幾百年前的一次恐佈襲擊開始說起。

蘇格蘭之窗﹣雅蘭島(Isle of Arran)

世界之窗是我小時候一直想去的景點,因為很享受這種「一次過去曬所有地方」的感覺。和看旅遊書和地圖一樣,這種看過等於去過,是便宜又能滿足我想到處走走的方法。 在格拉斯哥以西的海面漂浮着一座叫雅蘭的島嶼,旅遊網站上說是蘇格蘭的縮小版(Scotland in Miniature),地形特徵和著名的高地非常接近,好像到那裏便等於到過高地,反正山看起來都是同一個樣子。正如世界之窗不能跟各國名勝相論,我也不相信去過那裏就不用去高地,不過既然上高地的交通費時失事,而且又聽說雅蘭可以踏單車遊覽。一直對單車有種情意結,所以便決定去。

坐和諧機? Museum of flight

和諧機,對我們這代已是歷史文物。畢竟,在我的人生中,它和飛的年數比它不在飛的年數還要少。自2003年全面停飛後,已沒有機會一嘗那超音速的飛行了。(當然,即使它還在飛,也不是常人能付擔的價格)

格拉斯哥坐地鐵

格拉斯哥擁有英國除倫敦外唯一的地鐵系統,於1896年建成,足見當年這個城市的多麼的繁榮和重要。雖然城市的主業重工業今已式微,但隨着其他新興的文化和旅遊的發展,它仍然是蘇格蘭中最重要的經濟重鎮,和遊客必到之處。

Finally Returned

剛剛連續旅行了廿多個小時,才到家。旅行的時候不覺得累,不過回到家後便抵抗不了睡魔而倒頭大睡。 和以往不同,雖然一個多星期前已經放假,但的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開始了在歐洲的背包(嚴格來說算不上,我的背囊太小了)的旅行。這是我的第一次,目的地選了北方的蘇格蘭。畢竟不用坐飛機過境,也能用英文溝通。經親身試驗蘇格蘭的口音不像傳聞一般的難聽懂,更何況再說不懂筆談也可以。 行程一共六天,考慮到沒有車的難度和交通費,放棄了到高地,所以行程的主力還是中央地帶的愛丁堡和格拉斯哥,還另外花了一天在格拉斯哥外海的雅蘭島(Isle of Arran)上。每天主要的活動其實是在逛博物館,和影相。就是在雅曲島的那天不同:用單車代步一共踏了差不多三十英里(約四十多公里),踩到仆和抽筋,最後更像自動波一般,沒有意識的踏回碼頭。也許是覺得還在英國的關係,又或是同行的正哥的iPhone真的很有用的關係,這次行程的計劃的確是草率了點:少預訂了旅舍的床位一天;忘了去坐(不是趕不上,是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坐)尾班巴士回市中心;單車意外和體力透支等,真可說得上是多災多難。不過很幸運,我們還是平安的回來了。而這次行程將會是未來征服歐洲的一個試驗。我會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