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Weather

英國雪景:讓人又愛又恨的紛飛雪花

下雪,在英國是樣讓人又愛又恨的的大事:明明如臨大敵,但卻又如此憧憬。

Epping Forest 賞紅葉

夏日的陽光要配海景,而英國例常半灰半百的雲天,大概就是紅葉的最佳背景。英國雖沒有日本以至東亞社會中賞紅葉的傳統,但畢竟這是個熱愛保育的國度,留存下來適合秋遊的森林公園可是不少。

英國會打風的嗎?

事實上,英國打風期間所遇到的問題正源於不強的風力,太多人對打風漠不關心,反而更危險云云。沒有香港全天候式的追蹤關注,大家對惡劣天氣警告訊號的認知甚少。

Windermere巧遇彩虹

若說起英國的湖光山色,縱然景色壯麗的選擇有很多,位處英格蘭西北部的湖區(Lake District)大概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久慕其名的我,早在十多年前便打算造訪。問題是,從倫敦出發到湖區要用上四到五小時,而且不駕車的話遊覽很麻煩而沒有去成。 然後…一拖便拖了超過十年,直到現在才首次前往。可惜的是,時間只有匆匆的數天,以至能去的地方不多,主要只可以在Windermere(溫德米爾湖)附近停停看看。Windermere是湖區以至整個英格蘭中最大的自然湖。因為鐵路總站就在湖畔的的緣故,也是最受遊客歡迎的區域。我也就順理成章的在附近遊覽了幾天。

On the Waters of Windermere

Lake District: perhaps the gem of the English national parks. I’ve long heard glowing reviews of the Lakes: it has been on the travel itinerary for well over a decade. Nevertheless, its distance… Continue reading

英國的…盛夏?

若你問起留學生們對英國的印象,最常見的答案大概是…雨濛濛的灰暗。 之所以會讓人有這個感覺,原因有二: 一是英國…就是一個長期雨濛濛而且灰暗的國度。因為飛機多於清晨甚至日出前到達,冷冷的黑夜,就成為了很多人對英國的第一印象。 二是天氣最好的時候,留學生們都回家度假去了,錯過了…那一閃即逝的盛夏。 但近年來,這樣的情祝卻有所改變,不知是全球暖化還是別的問題,近來夏天的天氣好得讓人心曠神怡,天天也是27度甚至33度的短袖季節。世界盃還在舉行的時候,倫敦的氣溫比里約熱內盧還要和暖,走在街上還以為自己用隨意門去了趟普羅旺斯,或是意大利的小鎮一般。 追逐陽光是英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年前我曾寫下這段文字… 關於陽光,有一樣東西是可以肯定的:陽光總在英國以外的國家出現。每年夏天的時候,總會覺得街上遊客的比例急增。除了是遊客旺季外,還因為付得起的本地人都逃到外地去了⋯⋯這一架一架的飛機載着一群一群的遊客,到各地尋找他們失去的陽光,再把自己曬得像一塊黑炭般才回國。(這很少發生,更常見的是曬傷了)事實上,跟不少熱帶國家相反,曬得一身古銅色的肌膚在英國可是個身份象徵。 -永遠的遺憾 天氣 Feb 29, 2012 大家大概可以想像一下,目前的天氣是多麼的受歡迎了。(雖然街上外國遊客的數目好像還是很多)只不過,這裡始終不是南歐等很適應這種天氣的國家,屋子的設計都是以保溫為目標的,所以房間內的氣溫可是不舒服的熱。在 放假的我自然可以施然的坐在花園裡寫blog,但上班一族就沒有這樣的幸運了。 希望這樣的天氣可以持續下去吧。日中看見陽光,實在令人心情為之一振。

不代表夏天的夏令時間

英國和東亞之間的時差有多少小時? 一條簡單的問題,卻有兩個答案:在今天以前,是八小時;由今天開始,是七小時。 原因無他:夏令時間(British Summer Time: BST,又稱「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的時分終於來臨。

The Year of the Big Freeze

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random rants on living in Britain must involve randoms rants on the Weather. The above line pretty much applies for every year, at least the ones… Continue reading

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大學第一個term懶了,沒怎麼在寫留學的事。以往每星期三寫一事的留學文章,是時候重出江湖了XD。因着大學更改了的時間表,搬到星期日再寫吧。 這週(應該是說,整個冬天)最熾熱的話題,當然就是和熱完全相對,雪花紛飛的季節。 上年下雪的時候,我在blog上提過:「昨天下了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細細的雪花落在肩上,在衣服上映出一點點的白。可是只過瞬間,它們便已溶掉,再也觸不到了。」 倫敦全年的雪量不多,下雪也像下雨一樣綿綿的,造就我寫出甚有詩意的這段。 但離開了和暖(?!)的倫敦向北去的我,發現以上的句子不能重用了。 因為﹣「細細的雪花?」 我們這裡只有漫天的暴風雪… 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時間flashback到剛回到大學的那一晚。從倫敦出發坐了不知多久火車的我,在火車站的大門外,看着美麗的月色,便慢慢的拖着行李回宿舍去。既然天色明朗,說省下幾鎊的的士錢走路回去好了。五分鐘後,我深深的後悔作了這個決定。 原因無他,就是一場大雪。一開始的時候,只要幾塊,像下雨一樣的雪向我身上打來。本來我也沒多在意。但隨着時間過去,雪下得愈來愈快,也愈來愈密,結果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行李箱拉回宿舍。 換作是以前的我,看到這個雪量,心中總要會心微笑,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因為,這樣倫敦不太下雪,這樣的雪量大概是一年一遇。根據我過往的經驗,明天不用上學的機會高達八成。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又後悔了。因為雪愈下愈大,一連好幾天都是不停的下。雪大得令人抬不起頭來。若是迎着雪而走的話,眼睛根本睜不開,頭頭上衣服上盡是白白的雪。像回來那天晚上的雪量,原來只是家常便飯。比那樣更大的暴風雪,單是上個星期也下了四次。 果然這裡是英格蘭東北,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既然雪量這麼恐佈,地上的積雪自然而然也很多,堆砌成一幅又一幅的美麗風景。然而,我卻不太有心情拿相機出去拍,一是太大雪懶得出去,二是Facebook內已有大量同學們拍下肯定比我拍得好的照片在瘋狂upload。 而且,下雪帶來的麻煩,是在下了雪以後才出現的。在融雪的時候,天氣會比下雪的時候感覺更寒冷,而且,地上滿是一堆堆半雪半水狀的物體,走起路時水花四濺十分狼狽。 最麻煩的是, 晚上天氣轉冷,讓本來正在溶的雪變成冰,將整個城市變成溜冰場。可是,和溜冰場不同是,這是一個山城。上星期上課時,要走上平常也是舉步維艱的山頭。那天我幾乎是用扶手把我自己拉上去的。下山的時候更搞笑:明明穿着登山鞋,但我基本上是滑下去的… 沒有跌倒,Great Success!正當我沾沾自喜的時候,自然就出事。在平地上一下失平衡,人便向後倒。幸好剛好拉住了自己。  果然這樣才算是下雪的嘛。

打風的街上幾段

好像很久沒試過打風了。英國(到目前為此)並不在熱帶氣旋的吹襲範圍內,所以打風的場面我已不多見了。 還是開始上班以後才了解到,打風果然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天氣現象。聽到現時外面北風嘯嘯,連家中的門都能被吹開的風力,和雨水大力拍打窗戶的聲音,自然知道颱風絕不是一種值得讓人期待的自然災害;但是,上班時聽到可以早下班的那一句,又實在令人十分振奮,巴不得這個風暴延續到明早上班時間。晚上原來約了人,不知好歹的我還出了街。就在全世界都趕着回家的時候。 在銅鑼灣地鐵站,人們魚貫進站,我就站在另一面扶手電梯上目送這條長長的人龍。剛掛上八號風球的銅鑼灣和平時還沒有什麼不同,自由行旅客一如以往是百貨店中最明顯的顧客,只是平時在門口等人的大軍人數只餘下平常的三數成。售貨員們沒有了慣常的人流,也三數個的群起,也許是在討論放工的時間,交換着風暴的情報。 雨愈下愈大,但地鐵照常運作,不像倫敦那個沒什麼事也能被擊倒的古老系統。所以,朋友還是等到,不過要離開所在的大樓卻是件苦差事。風勢增強後,雨便變成從所有方位向身體衝擊,不論行人手上有沒有雨傘,衣服上密密麻麻的水點是少不了的。看到如斯情況,只好躲在還在營業的店鋪。 到再回路面的時候,銅鑼灣以不是我所認識的模樣。當然,建築物還在,只是行人由人山人海變成小貓一兩隻。從空無一人卻由燈火通明的世貿中心,走到了軒尼詩道崇光門口,兩旁的商店都已關門大吉,奇怪得來有點陰森,忽然讓我想起了近來熱爆《那夜凌晨》的令人倍感無助的片段。可幸的是,旁邊的人聲告訴我,我並沒有被關在某個平行時空裡。 真想不到,要在這裡找食的是這麼困難。以往只會有選擇困難症,但唯一有營業的是壽司店,果然海洋生物都是不怕下雨刮風的。(XD)結果弄了好一會才吃到。然後便盡快的逃回家中。 自然的威力還是我們不可能控制也不可能想像的。也許,明天它會帶給我一個好消息?